水果大战作文
歡 迎 光 臨    全 國 優 秀 律 師 事 務 所    貴 州 省 十 佳 民 營 經 濟 服 務 機 構    國 家 知 識 產 權 局 注 冊 專 利 代 理 機 構    國 家 工 商 總 局 備 案 商 標 代 理 機 構

用戶登錄

用戶名:
密 碼:
   search

站內搜索

請輸入關鍵字:
您當前位置:首頁>法律文苑>

交通事故糾紛共同賠償責任的分類與份額確定

來源:重慶法院網

隨著機動車大量的增加,交通事故糾紛十余年來也一直呈快速增長趨勢,不僅案件數量龐大,而且個案中的責任主體繁多,法律關系復雜而多樣。客觀地說,交通事故糾紛值得研究和討論的問題很多,本文僅針共同賠償責任的部分問題尤其是有關連帶賠償責任人之間的份額確定問題,進行了相關梳理和研究。

一、交通事故糾紛中共同賠償責任的法定分類

  根據民法的通常分類,共同責任一般分為按份責任和連帶責任兩類。按份責任是指兩個以上的債務人按照各自的債務份額向債權人承擔清償責任,債務人互不牽連,無須對債權總額負責。連帶責任則是指兩個以上的債務人對債務總額均有全部清償的義務,除按照各自的債務份額承擔責任外,對超出自己份額的債務亦有清償義務,并在實際清償后依法享有向未履行義務的債務人追償的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以下簡稱《侵權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交通事故司法解釋》)對交通事故糾紛中的共同賠償責任的分類也采用了這種方法,其中規定按份賠償責任的具體情形有:

  1)租賃、出借機動車的(《侵權法》第四十九條、《交通事故司法解釋》第一條規定);

  2)轉讓車輛但未辦理所有權轉移登記的(《侵權法》第五十條規定);

  3)肇事人逃逸但車輛有交強險的(《侵權法》第五十三條規定);

  4)未經允許駕駛車輛的(《交通事故司法解釋》第二條規定);

  5)道路堆放、傾倒、遺撒物品的(《交通事故司法解釋》第十條規定);

  6)因道路缺陷致損的(《交通事故司法解釋》第十一條規定)。

  同時,《侵權法》和《交通事故司法解釋》規定的連帶賠償責任的具體情形有:

  1)轉讓拼裝或者報廢車輛的(《侵權法》第五十一條和《交通事故司法解釋》第六條規定);

  2)掛靠經營運輸的(《交通事故司法解釋》第三條規定);

  3)套牌車輛發生事故的(《交通事故司法解釋》第五條規定)。

  對于司法實踐中最常見的機動車雙方發生交通事故致第三人傷亡,在可以分清交通事故主次責任或者同等責任的情形下,機動車雙方應承擔的責任類型,《侵權法》和《交通事故司法解釋》都沒有明確規定,對此應如何掌握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三條的規定,共同責任人承擔連帶責任的前提是有共同的故意或者共同的過失,或者雖無共同故意、共同過失,但其侵害行為直接結合發生同一損害后果的,構成共同侵權,應承擔連帶責任。因機動車雙方的違章違法行為同時存在直接結合導致交通事故發生致人傷亡的,屬于無共同故意、共同過失但侵害行為直接結合發生同一損害后果的情形,即無意思聯絡數人侵權行為直接結合發生同一損害后果的情形,構成共同侵權,應承擔連帶責任。 

二、連帶賠償責任的分類與理解

  連帶責任根據不同的標準和方法可作不同的分類,學理上通常有四種分類,即:法定連帶責任與約定連帶責任,違約連帶責任與侵權連帶責任,有效合同連帶責任與無效合同連帶責任,一般連帶責任與補償連帶責任。關于司法實踐中的常見情形,具體分析如下:

  1.轉讓拼裝車輛或報廢車輛情形。如車輛存在客觀故障是發生交通事故的直接原因之一,則車輛轉讓人是直因連帶責任人;存在車輛多次轉讓的,所有車輛轉讓人均是直因連帶責任人。如發生交通事故與車輛狀況無關,則車輛轉讓人僅違反了車輛管理的有關法規,與事故發生并無直接聯系,是間因連帶責任人;多次轉讓車輛的,前手轉讓人盡管也同時具備受讓人身份,因并非肇事者,僅有間接過錯,均屬于間因連帶責任人。車輛受讓人作為事故肇事人,則應是直因連帶責任人;多次轉讓的,最后受讓人為直因連帶責任人。

  2.掛靠經營運輸情形。掛靠人發生交通事故的,系事故的肇事方,屬于直因連帶責任人;被掛靠人許可掛靠經營收取運行利益,但與事故發生無直接關聯,屬于間因連帶責任人。

  3.套牌車輛情形。套牌車輛發生事故的,套牌車輛所有人或者管理人系肇事者,屬于直因連帶責任人;被套牌車輛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僅違反了車牌證照的管理法規,與事故發生無直接因素,屬于間因連帶責任人。

  4.雇員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發生事故的情形。《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九條規定了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致人損害的,雇員與雇主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雇員作為肇事者,具有直接過錯,屬于直因連帶責任人;雇主雖無引發事故的過錯,但法律規定雇主應對雇員的雇傭活動的后果直接承擔替代責任,故雇主在此處的連帶責任方式仍為直因連帶責任,是直因連帶責任人。

  5.機動車雙方發生交通事故致第三人損害的情形。此種情形下,機動車雙方無論是對事故負主次責任還是同等責任,都是肇事者,對事故發生的過錯均是直接過錯,均屬于直因連帶責任人。

三、共同賠償責任人之間的份額確定

  (一)按份賠償責任人之間的份額確定

  按份賠償責任應確定責任人之間的賠償份額,《侵權法》有明確規定,司法實踐中大家也無爭議,需要討論的是確定份額的前提,即對責任人過錯的準確理解。以《侵權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的租賃、出借機動車的情形為例,該法條規定,機動車所有人對損害發生有過錯的應承擔按份賠償責任,但如何理解機動車所有人的過錯呢?《交通事故司法解釋》第一條對此作了具體解釋:一是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機動車存在缺陷,且該缺陷是交通事故發生原因之一的;二是知道或者應當知道駕駛人無駕駛資格或者未取得相應駕駛資格的;三是知道或者應當知道駕駛人因飲酒、服用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或者麻醉藥品,或者患有妨礙安全駕駛機動車的疾病等依法不能駕駛機動車的;四是其它應當認定機動車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過錯的。這條司法解釋前三項列舉了具體情形,便于司法操作,但第四項解釋屬于兜底條款,需要正確理解。比如司法實踐中,對于租賃、出借無號牌車輛的情形,是否可認定機動車所有人存在過錯呢?筆者認為租賃或出借無號牌車輛的行為違反了車輛應登記掛牌后方可上路行駛的法律規定,具有違反該項管理規定的過錯,但此類過錯與損害發生并無必然聯系,無號牌也并非車輛發生交通事故的原因之一,故該過錯不屬于對損害后果發生具有過錯,機動車所有人在此種情形下不應承擔按份賠償責任。需要強調的是,此種情形與租賃、出借車輛給無駕照者的過錯類型不同。無駕照者不具備安全駕駛車輛的條件,如非法駕駛則存在安全隱患,易發生交通事故,故此種過錯屬于放任損害后果發生的過錯,與損害后果存在著直接的緊密的關聯,出租人或出借人當然應承擔按份賠償責任。

  (二)連帶賠償責任人之間的份額確定

  1.在受害人起訴的交通事故糾紛中,人民法院應否對連帶賠償責任人之間進行份額確定?《侵權法》第十四條規定“連帶責任人根據各自責任大小確定相應的賠償數額;難以確定責任大小的,平均承擔賠償責任。支付超出自己賠償數額的連帶責任人,有權向其他連帶責任人追償。”對于這一法條的理解,有相當部分人認為這是對侵權人提出訴訟要求對侵權人之間的責任份額確定時方予適用的條款;在受害人提出的訴訟中無須適用,因為受害人提出訴訟的目的是實現自己的訴訟請求,侵權人之間的份額問題與受害人訴求無關。人民法院的司法實踐中,也確實存在很多的民事判決未對連帶責任人之間進行份額確定的情況。但筆者認為這種觀點和做法是不正確的。首先,連帶責任本身包括對外責任和對內責任,對外即對債權人而言應承擔全部責任,對內即是在責任人之間按按份責任處理,明確各自責任份額,實際履行債務超出自己份額的,對于超出部分享有向未履行債務或履行債務數額不足的連帶責任人進行追償的權利。僅考慮對外責任的觀點和做法,是對連帶責任片面的認識和理解。其次,這種觀點和做法不符合人民法院“分清是非、責任分明”的裁判要求。“分清是非、責任分明”,不僅指對原被告之間的責任要求分清和明確,而且也包括對被告之間的責任同樣要分清和明確。不確定連帶責任人之間的責任份額,對于責任人而言,就是沒有分清責任大小,就是沒有分清是非,就是責任不明,從而損害了人民法院以理服人的公信力和權威性。第三,這種觀點和做法也不具有操作性和執行性。比如,機動車雙方違章引發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損害的,如不明確連帶責任人之間的賠償份額,只判共同向受害人賠償10萬元損失,那么如何具體執行呢?假如只執行甲肇事人,則甲會感到不公平,因為乙肇事人也有賠償全部損失的責任,為何乙沒有被執行呢?假如按甲乙各交款5萬元或各交款6萬元、四萬元來執行,那么如此執行有何依據呢?因為法院判決并無具體的份額,同時執行人員也無確認責任份額的裁判權。有種觀點認為甲乙雙方均負有全額賠償的義務,執行誰都可。筆者不贊同這一觀點,既然甲乙均負有全額賠償的義務,為何選擇一方沒有選擇另一方?這種選擇是否違反平等對待和司法公平原則?出現如此尷尬局面的源頭就是甲乙的份額未定。如果判決對甲乙作出份額確認,那么執行起來就簡便易行,首先要求甲乙按各自賠償份額執行,在一方不能賠償或賠償金額不足時,再要求具備執行能力的另一方代為履行。如此,自然避免了選擇責任人的無序性和確定執行款額的無據性。第四,這種觀點和做法導致無法直接追償,人為的降低了訴訟效率,造成訴累。如果一名責任人承擔全部賠償責任后,由于責任人之間沒有進行份額確定,他實際上無法向其他責任人直接追償,因為他不知該追償多少份額責任,尤其是有三人以上連帶責任人的,更不知向其他二人以上的責任人各自追償多少份額。如此,在追償前仍需要先進行責任人之間的份額確定訴訟,勢必造成訴累。綜上理由,在受害人提出的侵權訴訟中,應依照《侵權法》第十四條的規定對連帶賠償責任人之間進行責任份額確定。

  2.連帶賠償責任人之間的份額確定。對連帶責任人之間進行份額確定,法定原則是依據責任大小而定,責任大的承擔較大份額,責任小的承擔較小份額;所謂責任大小主要是指過錯大小。司法實踐中應把握如下基本原則:

  一是故意侵權的責任份額應大于過失侵權的責任份額。比如雇員的責任份額確定,應區分過錯性質而定:雇員故意發生交通事故的,可承擔50%以上的責任份額;雇員因重大過失發生交通事故的,承擔的責任份額應低于雇主的責任份額,即承擔不超過50%的責任份額。因為雇主對雇員雇傭活動的后果承擔替代責任是法律的基本制度和原則,雇員因重大過失承擔責任應視為對雇主責任的適當分擔和減輕,不應承擔高于或同于雇主的責任。

  二是直因連帶責任人的份額應大于間因連帶責任人的份額。在同一案件中,間因連帶責任人的份額比例應低于直因連帶責任人中的次要責任人承擔的份額比例。舉例說明,甲、乙駕駛車輛相撞致乘客受傷,甲、乙各承擔主次事故責任,丙因系甲的被掛靠人,與甲、乙均系連帶賠償責任人。如果確定有次要責任的乙承擔的責任份額為25%,那么丙應承擔責任份額應低于25%,不可大于或等同。

  三是違反通行規則的責任份額應大于違反車輛、駕駛人管理規則的責任份額。由于交通事故的發生一般是在運行中發生的,忽視通行規則應是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和主要原因,而違反車輛、駕駛人管理規定的過錯并非導致事故發生的直接過錯。比如,甲酒后直行,與乙轉彎未避讓,發生相撞事故致乘客損傷的,乙的責任比例應高于甲的責任比例。

評論

我要評論

  

水果大战作文 江西新时时技巧qq群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快三投注稳赚十大技巧 用五行破解3d定两胆 重庆三星走势图 名人彩票登录地址 时时彩三星走势图彩经网 投注反水是什么意思 北京单场单双玩法介绍 博亚彩票app下载 重时时五星综合走势图 大赢家310即时足球